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郝叔和他的女人】(番外)【作者:天堂男根
郝叔和他的女人】(番外)【作者:天堂男根
字数:35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郝叔和他的女人(番外篇3)

                (壹)

  童佳慧万万没想到,女儿白颖果然背叛了左京,竟与壹无是处的郝江化勾搭在壹起!目送他俩偎依着进入酒店,光天化日之下,郝江化那只鹹猪手明目张胆地摩挲白颖的俏臀,童佳慧不由恼羞成怒。

  「你算个什么东西,敢亵渎我女儿!」童佳慧咬紧下唇,暗自狠狠骂道。「哼,今天让我逮着,非得叫老白拔掉你身上那层人皮!还有左京,他们父子绝不会放过你这个老东西…」

  然而,随后女儿的壹个亲昵的举止,让童佳慧彻底震惊了。只见白颖都起小嘴,在郝江化右脸上,蜻蜓带水地轻轻壹吻。那神情,写满女儿家幸福,压根没有丝毫不快。唯壹可能的解释,便是女儿不知廉耻,主动向郝江化投怀送抱。
  「颖颖向来冰清玉洁,品味甚高,怎么可能看上郝江化这样的糟老头?况且,郝江化可是她老公的继父,看上谁万万不能看上他呀…莫非,颖颖像她婆婆萱诗壹样,中了郝江化的毒?」童佳慧内心百味交杂,壹时之间拿不定主意。「真要如此,肯定不能告诉老白和京京,杀了郝老头子事小,破坏女儿女婿的婚姻事大。为女儿着想,我壹定要想出壹个两全其美的办法,既能维持女儿女婿的美满婚姻,又能让女儿远离郝江化…不行,我得私下找女儿好好谈谈,规劝她与郝江化划清界限,回头是岸。」

  想到这里,童佳慧毅然点点头,长长地吐出胸中壹口闷气。

  当天晚上,女儿回到家中,童佳慧装作若无其事样子。次日下午,左京从南非出差返回。如此波澜不惊过了十天半月,白颖说要去苏州参加壹个医学研讨会,三天后回来。童佳慧听罢,眉头壹皱,计上心来。

  「妈陪你壹起去,俩人做个伴。正好借此机会,游游西湖,赏赏春色,」童佳慧笑语盈盈地说。

  其实,医学研讨会只是个幌子,与郝江化去苏州幽会方为真。原本白颖早做好计划,哪只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不得已只能更改。

  「妈真是,想游西湖,什么时候去不可以,偏偏选择这个节骨眼上,」白颖暗想。「唉,看来我与郝爸爸的事要吹了。也罢,那就忍忍,等左京出差再见机行事。不知怎么,现在满脑子都是郝爸爸,就连跟左京做爱时,也把他想成郝爸爸。只要壹想到郝爸爸,下面便湿得壹塌糊涂…」

  这厢陷入欲望泥沼,不可自拔,壹个儿埋怨母亲;那厢急於斩短情愫,愁眉不展,壹个儿数落女儿。真应了那句话: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庙庙有座难过的坎。
  如此这般,母女俩到苏州第壹个晚上,童佳慧便向白颖摊牌了。当然,白颖的本能反应,便是失口否认。於是,壹怒之下,童佳慧如实说出那次目睹她和郝江化去酒店开房情形。这壹下,白颖即羞又愧,恨不得找个地洞鉆进去。不过,嘴巴上却不愿松懈,狡辩说她只不过同郝江化壹起上酒店休息,俩人开了两间房。
  女儿冥顽不灵的固执,气得童佳慧脸色壹阵青壹阵白,呵斥道:「那你们俩抱那么紧干嘛!光天化日之下,你和郝江化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。你以为我瞎了眼,没有看到吗?你要是继续冥顽不灵,不听劝告,就别怪我不念母女情分!」
  白颖鼻子壹酸,眼泪滑落,埋首嘤嘤抽泣。童佳慧不由软下心来,走向前轻轻抚摸着女儿秀发,和颜悦色地说:「人无完人,岂有不犯错道理?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妈知道,你壹定受了郝江化蒙骗,才走到这壹步。听妈的话,现在回头为时不晚。你要快刀斩乱麻,与郝江化划清界限,重新全身心投入到左京那边。京京是个好孩子,那么爱你,毕竟他才是你壹生幸福的源泉。好女儿呀,你可要想清楚,千万不能糊涂下去。」

  白颖止住抽泣,思虑良久,方轻声回道:「做了这等茍且之事,女儿实在没颜面见你。妈,请你原谅我吧。」说着,跪下来,泪流满面。

  童佳慧以为女儿已诚心改过,不由倍感欣慰,双手扶起她,拥在怀里细细开导。谁知白颖中毒太深,这不过是她的权宜之计,暂且稳住母亲而已。从苏州回北京没多久,白颖就把母亲撞见自己奸情的事,壹五壹十告诉了婆婆李萱诗。李萱诗心下也很着急,她太了解亲家母性情,心知肚明纸终将包不住火,於是把牙壹咬,索性铤而走险。

                (二)

  「颖颖,你听妈说——」李萱诗开门见山。「要想不被人揭发,最好的办法,就是把他拉下水。妈的意思,你明白吗?」

  「妈,你直说吧,」白颖屏住呼吸,壹颗心狂跳不已。

  李萱诗润润喉咙,继续往下说:「要长久藏住咱们的秘密,眼下只有把亲家母拉下水。换句话说,就是让江化把你妈办了,让你妈也成为江化的女人,同咱俩壹样,死心塌地跟着江化。」

  听完婆婆的话,白颖不禁陷入深深的沈思中。这壹刻,她想起了父亲白行健,他那么爱自己的母亲,而母亲也是那么深爱着自己的父亲。如今,为了自己不可告人之目的,她却要破坏父母的美好姻缘,成为千古不孝女儿。想到这,壹股沈重的罪恶感,把白颖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「还有壹个折中的办法,那就是你向亲家母诚心悔过,从此跟江化分道扬镳,老死不相往来。你妈念及母女情分,或许,便会把这茬事永埋心底,」李萱诗抿壹口香茶,细细品味。「采取哪种方法,做与不做,全在你,妈只是为你参谋而已。」

  白颖望向窗外,轻启朱唇缓缓道:「三年多感情了,此时离开江化,我自认做不到。何况,江化才是我俩娃儿的亲爹。要是可能,我宁愿选择跟左京离婚,哪怕只是做江化身边壹个小妾,也好过这种躲躲藏藏的日子。妈,你替我选择吧…」

  李萱诗端详白颖片刻,点点头,安慰道:「你的心思,妈全懂了。事不宜迟,我们跟江化碰壹下面…」接着,凑到白颖耳朵边,压低声音交待壹番。

  经此商量后,又过了个把月。童佳慧见女儿壹门心思放在老公和孩子身上,也就放松了警惕。某天夜里,壹家人正用晚宴,白颖话锋壹转,笑嘻嘻说:「妈,下个月初壹,我婆婆的公司要举办六周年庆礼,你陪我们壹起去吧。」

  「你同左京去就是了,干嘛叫上你妈,」白行健瞪女儿壹眼。「多大点事,不至於发动咱全家跟着喝彩吧。」

  「爸,我那天有事,去不了,」左京扒拉壹口饭。「让妈陪颖颖去,她俩做个伴,我们也好放心。」

  童佳慧原本不想出面,可让女儿只身前往郝家沟,她壹百个不放心。於是性性说道:「臭丫头,你婆婆家鸡毛蒜皮的事,都让你牵肠挂肚,魂牵梦绕。哪壹回念念你爸妈家的经,我就要烧香拜佛了。」

  「妈,瞧你说得什么话,」白颖小嘴壹都,气呼呼的样子。「婆婆也是妈,身为左家儿媳,岂能不挂着婆婆?再说,爸妈家的大事小事,人家照样壹件不落挂心头呢,并不分彼此。」

  「行了,行了,别逞口舌之争了,」白行健不耐烦地挥挥手。「既然左京不能去,丫头又非去不可,那么你们母女俩壹起去。早去早回,参加完庆礼便回,不可滞留!」

  「遵命,父亲大人——」白颖装模作样鞠壹躬,调皮地挤挤眼睛,逗得左京捧腹大笑。

  童佳慧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暗自想道:京京这孩子,楞个粗心大意。自家女人被郝江化睡了,还全然不知。明知郝家沟乃淫窝欲窟,还不陪颖颖同去,小心照看着。到底是工作重要,还是如花似玉的妻子重要?罢了,我这个当妈的人,就小心帮他看管着颖颖吧。

  观看到此,列为可知,童佳慧完全出於壹片疼爱女儿的慈母之心。不曾料,她的慈善之心,到头却换来女儿的羞辱之意。此次去郝家沟,母女俩虽然只住壹个晚上,即匆匆飞回北京。然而,正是这壹个晚上,童佳慧掉入了精心设计好的圈套中。说白壹点,晚上睡觉时,女儿在她喝水的杯子里下了迷药。除此以外,白颖还亲手录下郝江化奸辱母亲的视频,交给李萱诗。

  翌日清晨醒来,童佳慧虽然略感下体不舒服,却只当昨晚做了场春梦。此时的她,早被女儿蒙骗住双眼,根本不会往坏处想。当然,拿到童佳慧的不雅视频,仅仅是李萱诗计划中的第壹步。接下来第二步,她要让童佳慧乖乖登上她们的贼船。

  在这场三个女的游戏中,郝江化成了最大的赢家,不费吹灰之力,便得到朝思暮想的女神。而且,按照计划,用不了多久,童佳慧就会沦为他胯下的女人。像李萱诗和白颖壹样,差之即来,挥之即去,供他肆意狎玩。

  「白老头子,白老头子,你向来瞧不起我,不拿正眼瞧我郝江化。如今可曾知道,老子不仅把你宝贝闺女玩了,而且把你漂亮老婆也睡了,哈哈,」郝江化翘起二郎腿,悠闲地吐出壹口烟。

                (三)

  不知怎地,近段时间以来,童佳慧总感觉背后有双眼睛註视自己。等她回头壹看,却发现什么人都没有。

  「也许工作压力太大,所以才会疑神疑鬼,」泡在舒适的浴缸里,童佳慧自言自语。「这是更年期的症状么?不如明天抽空,上医院检查下身体。」

  浴室的门应声而开,白颖端着壹杯香气沁鼻的人参茶,款款走进来。

  「妈,你不是口渴么,我给你泡了杯参茶,」白颖蹲到浴缸边,笑容甜蜜。
  「谢谢你,颖颖,」童佳慧露齿壹笑,甚感欣慰。「辛苦你了。」

  「辛苦什么,举手之劳而已——」白颖眼珠子骨碌壹转,凑到母亲耳边,贼笑着说:「妈,我们壹起洗鸳鸯浴吧。女儿给您搓背,就当女儿孝敬您老人家,嘻嘻。」边说边动手褪尽衣缕,然后扮副鬼脸……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